|
19 ~ 27℃佛山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旅行支付4:創業的希望和障礙

發布時間:2019-07-15

    支付行業的轉型,是推動旅游業從主要是線下、手工處理業務向日益協調的在線業務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

  互聯網的發展,以及隨之而來的電子商務的誕生——尤其是1994年的亞馬遜(Amazon)、1995年的eBay,以及其后不久的在線旅游品牌Travelocity和Expedia——刺激了對數字支付方式的需求。

  第一個是1999年推出的PayPal,如今世界各地的消費者有數百種在線支付產品和服務的方式。

  根據凱捷(Capgemini)和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發布的《2018年世界支付報告》(World Payments Report  2018), 2016年全球非現金交易額增長10.1%,達到4826億歐元。預計到2021年,全球復合年增長率將加速至12.7%,新興市場將增長21.6%。

  隨著電子商務的興起,欺詐行為也隨之增多。根據ACI  Worldwide的數據,2018年21大網絡入侵事件影響了全球逾25億用戶。74%的組織是支付欺詐的受害者,2018年數據泄露的平均成本為386萬美元。

  對于旅游業來說,對新交易模式的需求和網絡安全相關的風險,再加上旅游業的巨大價值——世界旅游和旅游理事會表示,旅游業在2018年為全球經濟貢獻了8.8萬億美元——似乎是創新的理想環境。

  然而,在Phocuswright的全球旅游初創公司數據庫中,2600多家公司中只有不到12家專注于支付解決方案。

  在支付月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我們與初創公司創始人和投資者進行了交談,了解了旅游領域的挑戰和機遇。

  復雜性

  盡管支付寶、微信支付、PayPal等替代支付方式每年都在增加吸引力,但傳統的銀行卡方案仍占據主導地位,尤其是在西方。

  其中,Visa、萬事達(MasterCard)和銀聯(UnionPay)這三個品牌占據了全球大部分商品和服務的購買量。

  尼爾森報告顯示,2018年,在3690億筆信用卡和借記卡交易中,超過1650億筆(近45%)是用Visa卡完成的。中國銀聯排名第二,交易量超過980億筆。萬事達排名第三,交易量超過900億筆。

  “你能想到哪個行業真的沒有受到破壞?”自從我們記事以來,萬事達卡和Visa就一直是我們支付方式的巨無霸。”Robert  Kaufman于2017年創建了ConnexPay公司,旨在改變旅行支付的接受和發放方式。

  Kaufman指出,如果你問自己為什么,那是因為它真的很復雜。事實上,你可以在商店使用你的信用卡,同時它會給我一個總數,我的手機也會給我一個短信提醒。“例如,我在 Home  Depot(家得寶即美國家得寶公司,為全球領先的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花了42美元。在那一秒鐘里會發生了什么?如果你真的理解支付過程的話,你就會明白,它是相當驚人的。”

  這種復雜性,不僅與資金如何從買方流向賣方有關,還與跨境貨幣處理和監管要求等相關,它可能會限制企業家進入這一領域的能力和意愿。

  捷藍科技風險投資(JetBlue Technology Ventures)董事總經理Raj  Singh表示:“從整體生態系統的角度來看,這是一件很難做好的事情。”

  Singh指出,少數幾家占主導地位的公司的存在會扼殺創新。“旅游初創公司建立消費業務的能力受到Expedia的巨大規模和在營銷上花費數十億美元的預訂業務的影響。同樣,我們也看到了visa -萬事達集團花費大量資金的同樣效果。這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

  可能性

  盡管面臨諸多挑戰,但仍有一些初創企業在支付流程的各個方面取得了成功。

  Uplift就是一個例子,它已經籌集了2.2億多美元來建立一個系統,使旅行分期付款成為可能。公司首席執行官 Brian  Barth表示:“如果你是一家初創公司,你必須在某個地方增加價值。在支付方面,我們正從第一代轉向第二代。在早期,第一代的目標是降低成本、收回費用、解決管道問題。第2代更多的是為旅行創造專門的解決方案,你試圖專注于一套不同的指標——收入、轉化率、輔助指標、動態報價、細分和個性化。”

  Thayer Ventures董事總經理Chris Hemmeter表示,他的公司是 Uplift的早期投資者,因為該公司正在應對行業的特定需求。

  Hemmeter指出,Uplift已經得到了關于人們在旅游上花費的大量數據,并認識到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規模的默認模式不同于其他類型的消費支出,然后利用所有這些數據為本質上的旅游融資獲得更好的定價。“這是一個有趣的概念,因為它利用了一套非常特定于旅行的行為,然后將其納入支付概念。”

  內圈跑道

  Barth 和 Uplift 聯合創始人Stu  Kelly在2014年創建該公司時,把十幾年的旅行經驗提了出來。1999年,他們共同創辦了旅游元搜索公司SideStep。

  這種經歷既能帶來深厚的行業知識,又能帶來廣泛的人際關系。Travel Ledger創始人Roberto Da  Re表示,這些好處非常寶貴,因為他在過去一年里一直在打造自己的公司。

  Da Re之前在Sabre工作,是旅游科技公司海豚動力(Dolphin  Dynamics)的創始人。他表示,這些經歷幫助他理解了該行業在跟蹤和核對數據方面的挫折,并激發了創建一種新型賬單和結算平臺的想法。“當我發現智能合約和區塊鏈技術時,我認為現在是打破這種局面的正確時機和正確技術。”

  Da Re的聯合創始人和顧問在整個行業都有關系,這有助于公司的啟動。Da Re 表示:“因為我們在這個領域都有15至20年的經驗,所以我們了解買方和賣方的所有參與者,以便能夠在談判桌上找到合適的人選。”

  外部視角

  另一個觀點來自Nethone的首席商務Rodrigo  Camacho。Nethone是一家初創企業,利用人工智能為在線商戶提供商業智能和欺詐防范。

  Nethone成立于2016年,其約一半的收入來自旅游客戶,盡管該公司的創始人此前都沒有在該行業做過任何工作。

  但Camacho和首席執行官Hubert  Rachwalski確實擁有廣泛的經濟和統計方面的教育和經驗,Camacho表示,要開發一個涉及支付的解決方案,知識“絕對是一個先決條件”。

  Camacho 說,除了這些艱苦的技能,他們還不知疲倦地努力建立成功所必需的關系,“在旅行中,每個人都認識對方,這是很難理解的。但與此同時,當他們確實看到有人進入這個領域時,這是一種新鮮空氣,尤其是當有人帶來顛覆性的技術,并以顛覆性的方式解決這個行業相當系統性的問題時。”

  捷藍科技風險投資公司的Singh贊同從外部視角看問題可能是有利的,“專業知識的現實情況是,專家們傾向于假設行業就是這樣,他們不一定要尋找創新的解決方案,而一些剛來的人則會問為什么要這樣做。”

  Camacho通過定期參加行業活動,克服了之前缺乏聯系的問題,不僅建立了自己的網絡,還了解了旅游供應商面臨的獨特的支付和欺詐挑戰,以便Nethone能夠微調其解決方案。

  “最難的部分是建立深厚的信任,以便讓一家公司允許你接觸他們支付流程中的任何東西。有了這種一對一的關系,你就可以和他們進行這樣的對話,讓你進入他們付款方式的秘密花園,然后你就可以提供真正有形的價值回報,”Camacho表示,“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也是創業中最難建立的東西,因為作為一家年輕的公司,你沒有這樣的先例。你的胸前沒有IBM的印記,這意味著當你走進這家公司的大門時,你沒有那種信任。你必須建立這種信任。”

  在創建ConnexPay之前,Kaufman在美國銀行工作了20年。在他看來,他解決這種需要建立信任的一個方法是雇傭具有旅游專業知識的人來補充他在支付行業的知識,“當我們的員工了解我們的業務時,與我們合作的旅游公司會對我們的能力更有信心。”

  Singh表示,除了信任,初創企業還需要能夠“說行業語言”,彌合這種分歧是捷藍航空科技創業公司經常做的事情,“沒錯,我們向初創企業投資,但我們吸引初創企業的原因之一是,我們可以在他們的愿景和行業實際理解之間充當翻譯。”

  未來前景

  盡管Nethone仍處于早期開發階段,但 Camacho表示,投資者對該公司相當感興趣,因為防止支付欺詐處于兩個關鍵領域的交叉點。“在線支付正在爆炸式增長,并將繼續增長。與此同時,網絡安全也在爆炸式增長,因為隨著我們把越來越多有價值的數據和資產放到網上或數字產品中,網絡安全的曝光率每天都在增長。”

  Kaufman還看到了來自投資界的積極跡象,他將其歸因于整體經濟實力,以及投資者認識到金融技術創新必須來自核心銀行業以外的事實。“必須應對所有交易的監管,銀行和大型機構自己很難做到這一點。”

  Hemmeter指出,亞洲是推動這一趨勢的一個因素,因為來自亞洲的大量出境游客“對支付有著完全不同的態度”,而且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長。

  具體來說,Hemmeter表示,支付方面的創新將與傳統平臺的顛覆同步發生,尤其是物業管理系統,比如Thayer  Ventures投資組合公司之一Mews完成。

  Hemmeter說:“如果你在以某種方式圍繞支付進行創新,并試圖解決這個交易點,你就必須有一個開放、靈活的PMS系統,在那里你可以創建這種集成。一旦基礎設施發生變化(目前正在進行),我們就能看到更多創新的開放之路。”